中共广东省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 广东广播电视台 联合主办 注册 登录 Quickbtn
首页 > 上线节目 > 节目内容
节目回放

节目名称:广东省民政厅 (期数:440) 主题:上线广东民声热线(第二期)

地点: 广东广播中心三层国际会议厅 主持:尹铮铮

嘉宾:王长胜 张东霞 周惠明 聂元松 黎建波 王德彬

播出时间:2015-08-04

民声热线:020-36235999,我要提问

   上线嘉宾:
   【民政厅】王长胜副厅长、社救处张东霞处长、政权处周惠明处长、福利处聂元松处长、社管局黎建波副局长、事务处王德彬副处长
   【特约评议团】广东省监察厅特邀监察员张穗文、南方日报机动部主任记者项仙君、广东民声热线首席评论员张斌、广东广播电视台记者黄嘉莉、广东民声热线记者唐梦圆、赖昊峰
   【媒体观察团】南方日报、羊城晚报、广州日报、南方都市报、新快报、信息时报、广东广播电视台
 

广东省民政厅上线广东民声热线直播现场

 

   主持人:尹铮铮各位听众、各位观众、各位网友,大家上午好,这里是正在直播的广东“民声热线”,我是主持人尹铮铮。
   今天来到演播厅现场的单位是广东省民政厅,带队领导是省民政厅副厅长王长胜,欢迎您和您的同事!

广东省民政厅领导嘉宾


   特约评议团成员有:广东省监察厅特邀监察员张穗文、南方日报机动部主任记者项仙君、广东民声热线首席评论员张斌、广东民声热线记者唐梦圆、赖昊峰

 

特约评议团、记者


   我们今天的节目依然通过广东广播电视台新闻广播、珠江经济广播同步直播。广东民声热线网和广东民声热线的新浪官方微博也会图文直播,荔枝台广播在线视频直播,欢迎各位收听、收看、刷屏。另外,我们的热线电话020-36235999已经开通,如果您在低保申请、社会救助、养老机构经营等方面需要咨询、投诉,欢迎拨打广东民声热线020-36235999。

王厅长,上周节目曝光了省内多地市的低保名单长期公示制度不落实,以及肇庆、惠州两位市民反映低保申请难的问题,经过省民政厅一周的调查,现在有没有结果了?

 

广东省民政厅副厅长王长胜

 

王长胜:首先感谢社会各界对广东民政工作的关心支持和厚爱。下面我就7月28日民声热线关于低保公示的问题先做一个回应:
按照国务院以及省里低保要三次公示是很明确的,那么第一次公示是审核公示,乡镇、街道对于申请人进行家庭情况调查提出审核意见后,在村居民委员会设置的村居公开栏公示结果需要7天。第二次公示是审批的公示,县民政局批示后在村和乡镇公示栏公示申请人的姓名、保障人数,这也是7天。第三次公示是长期的公示,县民政局对申请人进行长期公示,公示包括申请人的隐私以及不予公示的内容。我们接下来会做到第一狠抓培训,对于低保内容不熟悉的进行培训学习。第二,我们会开展对市县街三级民政工作人员以及21个地市有关低保的工作情况进行核查,我们将采取每月进行一次公示公报。第三,建立长效机制,完善有关的一些公示制度。
回答第二个问题关于申请低保的问题,首先是德庆县的当事人申请低保的问题,上次上线后我们要求德庆县进行核查,他们专门人到现场进行核查,查阅了有关资料。情况是这样的:2013年、2014年经民政局入户核查,韩先生月人均收入是高于当地的低保标准,不符合低保条件,向当事人做了解释。上次热线后,7月29日民政局再一次入户到家庭核查,唐先生收入在1000元以上,大女儿在佛山务工,按照佛山最低工资标准每个月1500元计算,家庭的经济月人均收入达到了833元,超过了月人均380元的低保标准,根据这个条件,不符合低保标准,所以我们向唐先生做了解释,再一次明确不符合低保标准。关于惠州刘先生低保的问题,2013年9月份,根据当时惠州市月人均385元的低保标准,2013年每人每月140元的低保补偿,根据提出要求后2014年涨到了每个人每月享受160元,2014年底,又进行了核查,发现了吴先生原来是五口人,现在是四口人,儿子每个月月收入三千元左右,儿媳妇在家里带儿子,还有一些小工,每天收入30元左右,还有村里面的分红1000元左右,也就是说他的家庭收入不符合低保的标准,所以从2015年起他就不将享受低保。回答完毕。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来关注留守儿童的话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成为一个特殊的群体,并且人数还在迅速扩大。得不到父母的关爱,很多人形容他们是“野草一样成长”。全国妇联2013年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我国农村留守儿童目前至少有6102.55万人,超过了全国儿童总数的五分之一。而广东正是留守儿童集中的省份之一。对待留守儿童,其父母自然是没做好应尽的抚养义务,那社会的力量又能否帮助他们健康成长呢?对此,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
播放视频(略)。

主持人:今天来到我们现场的是广东广播电视台记者黄嘉莉,你有什么问题?
黄嘉莉:广东留守儿童的数据大概是多少?近几年有没有增加的趋势?对于这些留守儿童民政方面有没有发放一些补助或者是救助金,如果有怎么发放下去呢?

王长胜:谢谢您!你提的问题非常重要,下面我们有请周惠明处长,这方面的专家来回答这个问题。

主持人:有请周处。

 

广东省民政厅政权处处长周惠明

 

周惠明:十分感谢社会各界对于留守儿童问题的关注,大家都知道,留守儿童和其他孩子一样是祖国的花朵,贵州毕节市事件四个儿童服用农药自杀,引起了社会的关注,从一个事件关注引起到留守儿童的关注。前一段时间习总书记到贵州视察,他对于毕节这个事件进行了批示,让我们的留守儿童生活在社会主义的大家庭,得到幸福。中央和省对于留守儿童的一些工作措施也进行了部署,我们省也把留守儿童服务管理纳入了基层治理一个重要的内容。从留守儿童这个工作,就涉及到方方面面,涉及到民政、人社、卫生、公安等各个部门,需要我们政府,特别是各个部门合力做好这个工作。同时也需要社会来参与,来发挥作用。从我们省来说,对于留守儿童,我想有四个措施。我们在做好留守儿童摸底的情况下,我们要做好这么四个措施:
一、政府要落实政府保障的政策。民政部门如果他符合低保就要无条件纳入低保。他属于低保的,医疗保险,我们要按照政府相关保障政策予以落实。我们政府要做好这些社会保障工作,使他们保障可以基本生活。同时我们政府要形成合力,形成做好留守儿童的管理、服务的一些工作。像刚才说到的留守儿童为他们在暑期之间提供一些公益的活动,包括我们政府采取一些购买服务的方式,引用一些专业的社工给他们心理治疗和心理慰藉,使他们的假期活动更加精彩。同时发挥社会组织来参与我们留守儿童的服务、教育这些工作。特别是对我们留守儿童的父母教育,使他履行责任,我觉得这些工作我们政府有大量的要采取一些措施去落实。
二、留守儿童的教育主体,监管的主体两方面要发挥。第一是家庭监护人就是父母,他是法律的责任人,要通过对父母的教育,他有监管的职责,同时学校的照料的照管的职责,这两个是最基本的。这两个作用没有发挥好,如果没有发挥好,那我们的留守儿童要对他实行保护、爱护、关爱就失去了保护的基础。

黄嘉莉:周主任,打断一下,到底民政厅有没有掌握到留守儿童的数据?政府对于低保或者是孤儿就会提供相应的救助,如果他不是低保也不是孤儿,作为留守儿童是没有一个特别的补助的,是这样的意思吗?

周惠明:我们民政主要是对于低保、五保户这一类困难人群的统计数字是有的,我们纳入未成年人纳入低保的有40多万,这个数字有,但是对于全省留守儿童这个群体是属于特殊群体,不是特困群体,目前来说全省的数字不准确,没有很详细的掌握,这也是我们今后各个部门,不仅是民政部门,我想还有其他部门,因为它涉及到各个部门,需要去进一步摸底、完善,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重要的基础数字。

主持人:上个月南方日报机动部主任记者项仙君也做了一个《乡镇的留守儿童调查》,项老师,您对留守儿童的现状有什么看法?

项仙君:7月初我们去了乳源,我们去了那里一流镇,一流镇的留守儿童不算太多也不算太少,他们镇的中心小学有接近4成是留守儿童,我们在调查中发现最感慨一点留守儿童实际上对于民政来说并不是缺吃缺喝,当然有一些孩子家庭是很贫困,这不是主要的矛盾,不是我们民政救助的对象。他们就是缺爱,我印象最深的是我采访了一个小学六年级的孩子,他就说如果我长大了,我绝对不会把孩子留在家里,我要把孩子留在身边,我就很感慨。其中一个12岁的孩子就说她母亲3年没有和她见面,这个孩子第一是缺乏爱,第二就是这个孩子已经严重影响到他们心理健康,现在我们民政提供数字,我们提供不出来,这不能说是我们民政的责任,但是现在我们就是缺乏留守儿童讲了一二十年,这个是非常庞大的数字,在粤北和粤东西都有很庞大的这一群人群,对于留守儿童我们怎么帮助他?比如说在假期里面给他们一些救助和关怀,但是据我们了解,现在最缺乏的就是这个,最缺乏关怀的群体就是山村的群体,他们基本上得不到任何帮助。社会OGO都下不了村,下不了村是有客观原因的,他担心安全问题,出了事政府没有办法。还有一些现实条件不符合,在乡村住哪里?吃哪里?我们都缺乏系统的统筹,导致乡村的孩子像“野草一样生活”。讲了这么多年,我们基本数量都没有搞清楚。第二他们到底缺什么?我们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怎么样让我们最需要的服务可以送到一线,送到山村,这是最严峻的问题。所以从原来的经历,我送你钱,送你吃的,到送关怀送下去,让我们乡村的孩子体会到,这是最痛切的感受,这需要民政部门以及有关的部门一起配合。民政部门是否可以从原来简单的物质关怀延伸到情感关怀,这是不是我们做政府部门需要的人文关怀。

主持人:我想听听民政厅对于项仙君提出意见的反馈。

王长胜:广东省民政厅作为广东省妇女儿童委员会的成员之一,刚才项主任提出的意见非常好。我们接下来会做两件事情:
一、结合我们民政的实际,对农村留守儿童更多的爱。
二、呼吁我们有关的部门,我们共同来关心、照顾留守儿童。

主持人:对于留守儿童,确实我们感觉对于父母来说,天底下没有哪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但是在生存压力下,他们只能舍弃这样的激情去城市里面打拼赚钱,然后给到孩子更好的物质生活,这当中必须要取舍,面对这样的一个取舍,很矛盾的取舍,我们的特邀监察员张穗文对于这个问题怎么看的呢?

 

广东省监察厅特邀监察员张穗文

 

张穗文:的确,留守儿童现象目前应该引起我们高度重视,第一步利于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第二会危害社会的和谐稳定。没有哪个父母是愿意离开自己的儿女,不去承担他抚养儿女成长的义务和责任。但是因为经济条件或者是其他条件所迫,是不是这方面除了加强对于家长更好的家庭教育这方面之外,政府的部门,甚至政府应不应该承担他应尽的职责。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中国是联合国儿童公约签约国,一些部门履行职责和制订职责的时候应该要遵守儿童优先的最大理念,在政策支持和资源保障可以给予留守儿童一些普惠性的政策。比如说鼓励农村家庭的儿童返乡就业,解决留守儿童的问题。具体措施是不是可以通过对于符合国家计生政策的生活补助,为留守儿童提供一些无息或者是贴息的创业贷款或者是改善农村的生活环境,提高教育和文体的投入,吸引更多外出务工人员回家发展,增加与家里人共同生活的时间。现在民生实事,是我们政府很关注的事情,是否可以逐步实现村村都有社工的进驻,校校都有心理咨询师的进驻,在社区和学校这一块对于我们留守儿童更多的关注,这一块是需要更多的经费投入。

主持人:说到这里,我们都知道,留守儿童归根到底就是两个问题,第一就是城乡二元制的差距,第二是户籍问题,这两个问题一夜之间解决是不可能的。城乡二元制的差距不可能一下子就解决差距。户籍政策如果父母把孩子接过来,他可以在这里上学或者是看病什么都可以,但是这个似乎又并不是太现实,至少按照我们现在的户籍来说的话没有哪个城市有这样的容量,我想问问我们评论员是不是暂时没有更好的办法呢?项仙君。

 

南方日报机动部主任记者项仙君

 

项仙君:转型期中国承受的代价,转型期中国承受的代价由弱视群体农村农民来承担的,在这种情况下,在二元制一下子没有办法消失的情况下,乳源这个地方怎么解决呢?他第一是引进大企业,他引进了一个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因为那里有一些劳动力优势,引领一家上市公司就解决了几千人在家门口就业的问题。还有开通了巴士,政府给一些补贴,就是每个村你家门口接送,这也是很大的一个支出。还有一个就是尽量把这些孩子都是一个镇,就是一个中心小学,然后父母就在镇周边就业,提供一些就业岗位,做一些小本生意等等。我觉得政府也想了一些办法,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特别是国家户籍以及二元制的差距下,的确我们现在给不出灵丹妙药。

主持人:张斌,你作为民声热线的首席评论员,我们知道留守儿童不是民政厅一个部门的问题。对于他们的做法或者他们未来的想法措施,你有什么建议?

张斌:留守儿童大家说起来大家就陷入了某一种困境,我们政府部门没有哪个部门对应相关的。王厅刚才说了你们是妇女保护成员的单位之一,就是因为之一就没有在这里面牵大头。换句话说,也不是所有的社会辅助都需要依靠政府职能部门的力量。我觉得更多要呼吁社会的力量关注这个群体,留守儿童所缺乏的爱,在父母身上缺乏的爱无法从别人身上讨回的,我们职能部门要努力就是更多这些留守儿童生活在相对安全,能够获得社会关爱的情况下,尽管父母的爱没有那么完备,但是让他们在这个底线下生活,不要出现人身安全,这就已经超越这个底线了。

主持人:时间关系,我们这个话题暂告一个段落。下一个话题,上周我们说到了全省普遍存在养老床位缺口大,尤其公办养老床位更是一床难求,因此政府是大力推崇居家养老,甚至以房养老。广州10几年前就在各街道、社区设立“老年星光之家”,为老年居民提供生活照料、紧急援助、保健康复、文体娱乐等服务项目,由民政部门的彩票销售收益、政府财政拨款、社会资助等多重方式经营。记者近日走访发现,部分“星光之家”已名存实亡。
播放短片(略)。

主持人:我想问问王厅,现在这些星光老年之家是不是依然在享受着补助?

王长胜:现在星光老年之家的设立是在2001年开始,到现在为止已经接近15年,全省各地不太一样,有关这一项工作,我们社会福利处聂元松处长非常熟悉。

主持人:聂处,广州市的星光老年之家是不是还在享受着财政的补贴?

 

广东省民政厅福利处处长聂元松

 

聂元松:只要是列入了星光老年之家的登记范围都还在享受。每年都会有补助的。

主持人:广东民声热线记者赖昊峰有什么问题?

赖昊峰:财政补贴是福彩的补贴和区财政的补贴两部分组成。我根据广州市民政局网上公示地址,有一些地方找不到星光之家,为什么还继续享受补贴,聂元松处长,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聂元松:星光老年之家这一块我们政府对于这一块非常重视,按照我国的情况来看,我们从2001年就大规模开展星光老年之家的建设,投入是政府和社会共同来投入。建设的主体是多元的,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地理位置的变化,社会形式的发展等等有一些地方发生一些变化,比如说有一些地方原来比较偏僻,现在可能搬迁到新的地方。

赖昊峰:2005年公示的一个地址,去到那个地址后只有一个牌子,没有实际的地方,你觉得这样的情况正常吗?

聂元松:连线一下广州问问具体的情况。

主持人:我们连线广州,广州,你好。

广州:你好!

主持人:怎么称呼你?

广州:我是张副局长。

主持人:张局长,你好,我们星光老年之家一方面享受补贴,很多星光老年之家这种机构是名存实亡,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广州:这个问题由我们负责这方面管理工作的陆处来回答。

主持人:好的,陆处。

陆处:首先感谢社会各界和媒体对于星光老年之家老年人活动场所的关心支持和监督工作。对于刚才所反映的一个问题我们将回去进行一个全面的核实,因为涉及到我们星光老年之家的资助是由各区政府往市民政局报送,我们经过第三方的督查和巡查和往年的资助情况进行年度考核情况进行资助,对于涉及有个别星光老年之家涉及在资助的地址可能会出现场地变更的情况,所以这方面,我们广州市要加强这方面的监管,回去要对相关的情况进行核实。对于下一步监管和资助管理,年度考评工作加大力度去推动落实整改的工作。
陆处,刚才我听到你说的回答不满意,你是否了解你现在辖区内星光老年之家管理的情况?

陆处:我们有采取巡查的方式,委托第三方进行日常的巡查,日常巡查的情况会反馈到我们福利处,因为我们广州市民政局对于星光老年之家的职责就负责指导各区推进各街道开展星光老年之家的一个具体管理工作,然后涉及到有一些场地变更,还是由街道具体负责管理,所以这方面我们总体的情况是掌握的。

主持人:只是掌握总体的情况,更细致并不清楚?

陆处:对的。

主持人:这么多个星光老年之家每个掌握也不现实,我想问问你对于金沙洲片区的星光老年之家,你了解的情况有多少,你和我说说。

陆处:金沙洲片区有一些星光老年之家是新开设的星光老年之家,因为它是新的城区,对于相关的设置,有一些街道和镇里面、街里面和居委会在选址方面对于老年人比较集聚的时候在选址是在研究当中或者有一些已经申报了一个地址或者是选址当中涉及到老年人聚集程度不高再选址,经费在审核当中我们已经对于这方面已经给予考虑了。

主持人:你的意思就是钱已经拨下去了,他们正在建设当中,是这样的吗?陆处?

陆处:对,对,对。

主持人:赖昊峰,刚才陆处说金沙洲片区已经在建设当中,你调查的情况是怎么样?

赖昊峰:我感觉陆处的回答我很奇怪,公示你钱发下去应该是根据这个地方去发的,他说地址变更不知道,钱照发。我觉得这个逻辑说不过去。还有同样是金沙洲,一边是澳洲,一边是非洲,一般是领导曾经调研过,我感觉在星光老年之家的建设方面有一点不太公平的感觉。

主持人:陆处,你对于我们记者调查的情况怎么看?

陆处:记者调查的情况我们要进行核实,我们广州市1200多家星光老年之家可能会是动态的调整当中,有一些运营困难以及各个地理位置不恰当可能要变更。

赖昊峰:陆处,你觉得地址上找不到星光老年之家然后钱下拨下去这种现象正常吗?

陆处:感觉这种现象不正常,但是我们要去核实。

主持人:你说进一步核实是对的,那你为什么不在发钱前进行核实呢?你就说这是第三方告诉我们,第三方告诉我们就发钱了,你为什么对于第三方的工作不核实呢,现在我们记者说了就说要核实,为什么发钱的时候你就那么大大咧咧呢?为什么你在第三方在报给你情况的时候就不核实一下呢?

陆处:如果这个情况是确切的话,我们在这一块工作有疏忽,我们接下来会加大监管工作。

主持人:确实这个事情我们往大道理来说,拿了钱不干活算不算贪腐?我们就想听听省厅的态度。

王长胜:全省一共8036家星光老年之家,接下来以后我们一个就是认真的摸清底数,针对珠三角地区和欠发达地区掌握的真实情况。因为星光老年之家设立已经15年了,特别是2001年以来这么15年都是分期、分批来建立的。第二个各种渠道来建立,有县街道管的,有社会组织管的,有民政部门管的,有其他部门管的。我们会摸清底数。民政厅接下来以后会认真研究星光老年之家的建设和发展问题,使它真正为我们老年人提供一个快乐的场所,服务的场所。第三,我们不断的完善一些措施和规章,接下来我们回去会认真研究。

主持人:我们听听现场评论员的意见,项仙君。

项仙君:最大的问题是透明度的问题,透明度涉及到几个,这里设置一个星光老年之家是根据什么来设置?是不是下面街道办或者是居委会报一个就设置。设置了之后会不会向社会公示,起码向当地小区里面公示,我们在我们小区里面,我是一个媒体人,连星光老年之家是干吗的都不了解,也不知道每年有钱给他们?你根据什么来设置,设置之后最起码在小区和街道公示,这里有一个星光老年之家,我们是政府给钱的,或者是社会给了钱,你们享有哪些权益和义务,这些要起码的公示。第二我们这些钱用到什么地方去了?这些钱是付房租还是买设备还是支付人员工资?第三,第三方核查,这个第三方是社会购买服务还是招标?这个第三方是谁?这个第三方失职了,我们如何对于第三方进行绩效考核?这个第三方怎么找出来的?我们需要了解一下。整个过程中已经干了15年的一个项目,我们直到现在还是这样的一个情况,说实话,这真的不应该。我们觉得应该是增强透明度。

主持人:张斌。

张斌:暗访片反映的是政策执行的经济化程度的问题,地址不断调整,以及星光老年之家存续的现状,管理没有进行动态调整。广州的民政部门据我了解广州市有1000多家星光老年之家,他们对于星光老年之家整个的现状是不掌握任何的情况,一方面在不停的发钱,据我所知每个星光老年之家可以获得三到七万元的补贴,整个广州市有五千万,每年投入近五千万,都不知道这五千万投给了谁?这些人有没有实际使用这些钱,管理非常松懈。短片中也反映出一个问题,开门的时间和关门的时间都很随意,我们不是说一定要上班下班这样去开关门,因为老人家的作息时间和我们上班族不一样。我们老人家利用这个场所来打麻将,我不是说打麻将不对,打麻将对于老年人是运动。对于星光老年之家怎么运作?我们有没有规范?还是经济化程度的问题。怎么样开才能够更好让老年人安度老年人生活。

主持人:我想问问聂元松处长,广州市委托的第三方是什么第三方呢?

聂元松:他们怎么确定的和怎么选的我也不清楚,第三方是谁我也不清楚。

主持人:我们再来看看下一个话题。在农村五保户是实行五保供养,即保吃、保穿、保住、保医和保葬。河源一位五保户称自己患有类风湿病,常年与药为伴,可是不仅医药费报销不成,申请社会救助也是困难重重。具体情况看记者报道:
播放短片(略)。

主持人:这个问题我们有请记者龙俊峰问问纤长的领导。

龙俊峰:根据规定,五保户的住院费用和慢性病门诊费用都可以按照比例一定报销,那么陈先生的情况有没有问题?常规药费能不能报销?

王长胜:如果他要是五保户慢性病是可以报销,我现在怀疑他没有到定点医院去。因为五保户有一个是保医,所有的慢性病,医疗费都报销的。我怀疑他没有到定点医院去。

龙俊峰:这个要他自己本人去做还是民政部门也会有一些指引?

王长胜:民政部门有指引。他要是五保户的话,是保医和保住。因为我看了他的病是属于慢性病,是在报销的范围内,百分之百报。

龙俊峰:他讲的大病社会救济金从哪里拨出?专款能不能以没钱为由,拒绝申请?
五保户是政府的行为,都是财政出钱。我们全省五保户是24万,都是全额保障。

主持人:有没有存在钱用完了?

王长胜:不可能,这个钱每年政府都是留出来了,都是预支的。五保户是60岁以上的老人、残疾人,变化不大。这个钱财政保障。

龙俊峰:陈先生个人讲的理由就是对方和他说没有钱,你分析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既然我们省里说我们不差钱,能保障,但是底下说没钱不能申请。

王长胜:这里面我觉得有两个问题,第一从我们民政部门的指引不够,如果这个问题发生的话。因为民政部门具体的一些工作人员可能一些政策水平指引不够,特别是帮助五保户排忧解难有问题。第二如果没有表,这件事情我们还要查一下,因为这些表各级都有很多,都是按照程序来申请,而且都是按计划来的。因为不可能他没有,要没有的话就是一个县一个市都没有。第三,接下来以后包括之前大家提的一些问题,我们民政厅总体上梳理以后,认真研究落实的办法,特别是对于五保、低保以及一些有困难的群体,我们民政就是以民为本,为民服务,为民解困。

主持人:我们五保这一块不差钱,有钱,但是我们投诉爆料库里面是这样的情况,珠三角地区没有问题,都可以保障,这个投诉非常少。但是粤东西北投诉非常多,要不然是没有指标申请不了,要不然就是没有钱申请不了,这种情况在粤东西北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他们都是以这种理由,这一笔钱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在粤东西北会拿这种理由说没有这一笔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有没有什么猫腻?

王长胜:我们社管处负责这个事情,我们请张处长来回答这个问题。

 

广东省民政厅社救处处长张东霞

 

张东霞:我们五保对象是我们重点保障对象。五保对象整个的保障是衣食住五个部门都要保障,刚才说的是医疗资助的问题,我们是免费全额资助他们参保,在定点医院自付部分国家全报销,门诊因为我们给他资助参保,医保这一块该报销多少就报销多少。如果他真的到定点医疗机构的话,这个报销和医保报销一致。他刚才说每个月要吃三百多元药,他可能是拿钱去医院买药,拿这个单子肯定报销不了,五保户的报销政策报销很到位。如果看其他的大病,我们针对他这种不想去住院,因为慢性病可以不住院,但是要长期看门诊,我们下一步针对慢性病和特种病要建立慢性病和特种病的门诊合作。就是到我们门诊看病有一些补助和救助,这个是我们下一步要完善的。他刚才说申请救助很困难,这是工作的误区,之前我们申请救助都是到村居委会申请,现在因为村居委会发生的问题很多,所以我们制度设计上做了调整,现在可以到乡镇窗口申请就可以了。

龙俊峰:无论是上一期我们讲的低保的申请,五保的申请救助各方面,很多都是通过村委会来做,你刚才说现在已经明确是直接到民政办的窗口做?

张东霞:对。就是到乡镇政府和街道政府这一级,直接到我们政务服务大厅救助窗口本人来申请就可以了。不需要村委会做任何事情,村委会可以帮助失能的可以委托来办理,但是要本人同意的委托来做就可以了。

龙俊峰:往往把决定权、选择权就交到村里面,很多时候甄别或者是做事都是村里面,增加了一个关口就会出现更多问题?

张东霞:是的,就是以前发生的问题就是集中在村委会、居委会的干部那里,说没有钱这些都是错误的,我们制度上进行了调整,直接到窗口申请就可以了。

主持人:张斌。

张斌:我们的政策好像都是非常清晰的,到了基层,要么是本身理解不到位,要么是王厅所说的指引不到位,让很多困难群众他们是没有办法很顺利享受到他们本应享受的保障。或者享受不到至少有一个很明确的说法。但是我们恰恰在这两次的案例里面听到诸如没有钱,我们的低保需要符合一定的门槛,是有门槛,一些硬性的门槛。这就给我们关系保留下了很大的空间,这方面民政部门要加大力度监管,填平政策和执行这一道的横沟。

主持人:王厅,最后用一分钟对于这两期进行总结。

王长胜:首先特别感谢社会各界对于民政工作的关心和厚爱。广东民政主要是负责三种服务,一种是最可爱的人,一个是最可怜的人,再一个就是最需要的人,今天大家提的对于我们民政工作特别有促进和启发作用。接下来我们借助民声热线第一做好政策宣传。特别是刚才张斌讲的,我们已经有计划,组织在包括在电影、电视、广播、传单等等一些形式,使我们的政策家喻户晓,特别是农村。第二,我们也准备对我们民政的工作人员组织培训。第三,我们厅里已经有计划派出督导组到21个地市,特别到粤东西北地区进行督察,使我们的工作更加落实到位。第四,诚心欢迎社会各界对我们民政工作进行监督、投诉。谢谢大家!

主持人:各位听众、各位观众,各位网友,今天的广东"民声热线"节目到此就结束了。感谢广东省民政厅的领导嘉宾以及特约观察团和媒体观察团的嘉宾参与我们的节目。错过了我们直播的朋友可以留意电视版的广东民声热线,今晚6点在广东电视新闻频道播出。另外,您也可以在微信平台上关注"广东民声热线"的公众账号,留意我们节目的其他动态。
   下周,广东省商务厅将上线广东民声热线,欢迎提供新闻线索,再会!

在线提问

评论之前请先登录。点击这里登录,或点这里注册!